独龙族七十年实现两次跨越 迈上小康路生活变了样

05-05 17:12  

(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·来自一线的蹲点调研)

独龙族七十年实现两次跨越 迈上小康路生活变了样

人民网记者 张 帆 徐锦庚

得知要去独龙江,记者心头一紧。多年前,一场暴雨突如其来,引发山体塌方,曾让记者的首次独龙江之行戛然而止。

这几年,独龙江的喜讯不时入耳:先是2014年公路隧道通车,再是去年整族脱贫。得知这两件喜事,习近平总书记两次给独龙族乡亲回信,勉励大家“加快脱贫致富步伐,早日实现与全国其他兄弟民族一道过上小康生活的美好梦想”“脱贫只是第一步,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”。

山乡巨变,令记者既想一睹为快,又担心路远难行。

从昆明出发,再攀高黎贡山,远望雪山巍巍,苍松连绵不绝。车行至海拔3000米的垭口处,便见独龙江隧道。公路两旁积雪虽高过人头,但穿行6.68公里的隧道用时不足10分钟。

再向前行,一条碧玉般的江水在密林间时隐时现,记者悬着的心彻底放下,不由得哼起歌来:“美丽的独龙江哟,我可爱的家乡,处处鲜花开放,沐浴着温暖的阳光……”

有尊严地生活着

“刻木结绳记事,鸟鸣花开辨时令。”新中国成立前,独龙族生活处于原始状态。1994平方公里的独龙江乡是其唯一聚居地,一年中约有半年时间因大雪封山而与外界隔绝。从一部拍摄于上世纪60年代的纪录片中,仍可看到独龙人“树叶木片遮羞,岩洞树洞作屋,过江靠溜索,刀耕火种”的原始生活状况。

新中国成立后,独龙族从原始社会迈入社会主义社会,实现了第一次历史性跨越。孔志清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,后来还担任了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首任县长。他在自述中说:世世代代被称为“野人”的独龙人,第一次能以本民族的意愿称呼自己,这意味着遭人侮辱、歧视的历史结束了,独龙人终于站起来了。

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,独龙族的政治地位、政治权利得到了切实保障。这些年来,独龙族不仅有了自己培养的乡长、县长、厅局级干部,还有了本民族的全国人大代表、全国政协委员。

独龙江乡乡长孔玉才的感受很深切:“就像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,独龙族人口不多,也是中华民族大家庭平等的一员,在中华人民共和国、中华民族大家庭之中骄傲地、有尊严地生活着。”

发展上了快车道

“路,还是路,独龙族能不能实现新跨越就在这条路上了。”坐在火塘边,“老县长”高德荣抿了一口包谷酒。

独龙人对路的期盼,云南省红十字会党组书记董和春深有体会。1998年10月底,他曾跟随云南省委调研组进山。攀悬崖,蹚雪水,过独木桥和藤篾吊桥,第三天才走到乡里,腿疼得迈不开步,上厕所都蹲不下去。“我从小长在无量山,爬坡上坎是一推门的事,但独龙江的路是我这辈子走过最难走的。”董和春说。

前后8天,一行人分两个组探访了10个村寨。老乡长肯国清记得,除了加快公路建设,调研组还确定了“以草养畜,以畜换钱,以钱换粮”的发展思路,并作出退耕还林的重要决定,“这个政策太好了!刀耕火种一年下来,还得吃3个月救济粮,退耕还林后每人补助300斤大米,从此不愁吃不饱了,林子也保住了。”

调研组走后不到一年,96.2公里的独龙江公路通车。通车前夕,云南省委派出的民族工作队进驻独龙江,示范种植大棚蔬菜、引进黄山羊、修筑乡村公路、推广实用技术等。时任工作队副队长的郭子孟回忆:“工作队里有傈僳、白、彝、普米、汉等多民族兄弟,任务是对独龙族进行综合帮扶。”

对独龙族的关爱帮扶,近年来力度进一步加大。2010年,云南省在独龙江乡率先开展整村推进和整族帮扶,投资13.15亿元,实施基础设施、安居温饱、特色产业等六大工程。其中,大部分投资被用于独龙江公路改造提升和打通独龙江隧道。

2014年,独龙江隧道打通,独龙族发展上了快车道。曾在武警交通部队服役的周勇,离开独龙江快5年了,但为隧道贯通而奋斗的每一天都终生难忘,“孩子如果问起我,这辈子干了什么事?我就回答,打通了独龙江隧道。”

新房住上喜洋洋

在独龙江乡,记者沿江逆流而上到迪政当村,顺流至马库村,只见绵绵青山,满眼苍翠,花木扶疏间,一幢幢漂亮的安居房沿江而立,一面面鲜艳的国旗迎风招展。

66岁的肯玉珍,是独龙江乡家喻户晓的“明星”,家住孔当村腊配村民小组。她是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,会唱20多种独龙调子。家里两层小楼、上下七间房,卫生间、厨房干干净净,冰箱、洗衣机、电视、音响一应俱全。

肯玉珍和乡亲们的新房,凝聚着黄浦江两岸人民的深情厚谊。从2010年起,上海市将独龙族帮扶列入“十二五”沪滇合作的重要内容,筹资7200万元。独龙江乡80%的旅游文化特色村、21%的安居房建设资金,都来自于上海。

从2012年起,上海市民宗局干部钱小弟七进独龙江。多次被困在路上的经历,以及独龙族群众渴盼发展的眼神,都刻印在钱小弟脑海中。“在安居房建设中,我们每家每户都要走到,如何设计、如何建造都听取群众意见。”

为适应独龙江的雨季,安居房全部采用了框架结构和实心砖砌墙体。“我们推进的5个特色旅游村,已给当地群众带来实实在在的收益,旅游旺季,都一房难求嘞。”电话那头,传来钱小弟的笑声。

在独龙江乡政府办公室,记者看到一份清单:珠海市荷包村资助50万元,援建村级卫生室;姚基金资助100多万元,援建九年一贯制学校学生宿舍;力品深圳书友捐赠体育器材、书本文具,价值人民币20万元……

八方支援,助力独龙族群众迈上小康路。2018年,独龙江乡生产总值同比增长38%以上;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6122元,同比增长23%以上。

当着记者的面,肯玉珍情不自禁唱了起来:“共产党领导好,新房住上喜洋洋,独龙人生活变了样……”

■记者手记

两次跨越不寻常

一个世代刀耕火种的民族,七十载历经两次跨越,踏入社会主义社会,实现整族脱贫,在人类与贫困斗争的历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如今,独龙江已成为一个标志,一种象征。

只有身临独龙江,才能体味习近平总书记两次回信中饱含的深情牵挂和殷切嘱托,才能听懂“老县长”高德荣在公路隧道打通时“万年冰雪融化了”的感叹,才能触摸到当年民族工作队队员们在风雪中以命相搏的勇毅,才能掂量出“全面实现小康,一个民族都不能少”的诺言之重!

淳朴的独龙族人民是自强、感恩的。他们说:“感恩就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。”打扫好园子,教育好孩子,看管好林子,种植好菌子……一句话,建设好家乡,守护好边疆。70年来,独龙族人民一直在这样做,将来一定会越做越好。

新时代新起点,在奔向全面小康的路上,相信独龙族人民会不断实现更多的梦想,有更大的作为,呈现出万千气象。

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05月03日 02 版)


相关阅读